张瑞敏:改变企业文化最痛苦,竞争对手只有自己

时间:2018-04-02 14:52:21 互联网

  蜚声海内外的海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,不仅仅是一位干事创业的企业家,更是一位旁征博引、学识渊博的“企业家中的哲学家”。在中国浩繁的企业家和企业主体这片汪洋大海中,张瑞敏和他一手缔造的海尔都极富传奇色彩和特殊价值。围绕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创新,我们有了以下访谈。

  人人都有机会当CEO

  海尔从白色家电巨头转型为创客创业平台,受到国内外研究者和企业家的关注。在您看来,我们当下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家精神?

  张瑞敏:其实企业家精神就是做企业,所有做企业的都需要永远保持一种精神。到底什么是企业家精神,什么是创新精神,我个人觉得就是在现有资源之外,寻求一种新机遇的,或者创造一种新资源的这么一种精神。

  现在对于我们中国企业来讲,我觉得可能最主要的,就是你在世界上,必须从原来的模仿走到引领,要走到世界管理舞台的中心。否则的话,你现在还有多大价值呢?

  互联网时代一定是生态系统,所有人是一个整体。我们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,不断迭代,不断发展。所有的各方都得利,这是最大的一个不同。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企业在这一个方面,可不可以抓住这一个时代特性,创造出一个领先于世界,或者让世界各国都来模仿的这么一种模式。

  回到企业家精神,说到家就应该让每一个人都成为创业者。像德鲁克所说,21世纪企业应该让每个人成为自己的CEO,企业家精神并不是这个企业领导人多么有能耐,而是让企业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创业者或者成为他自己的CEO。否则的话,变成离开了你就不行了。

  改变文化是最痛苦的

  改革都是有代价的,海尔这么多年来探索出这么一个成功的模式,代价是什么?

  张瑞敏:我们做出的代价大概就是这一种企业文化的变化。因为海尔原来发展得比较快,我们和其他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执行力文化,也就是我们自己所提炼的那个日清工作法,日事日毕日清日高,今天的事情今天一定要做完,今天的事情一定要做得比昨天更高。

  但是现在我们改革“人单合一”模式以后变成一个创业文化,所以最大的代价就是,有很多人在执行力文化的时候做得很好,但是在创业文化的时候他没办法去做一个创业者。他自己也很痛苦,我们也很痛苦,这应该是付出很大代价。一种文化被另一种文化取代的时候,说白了就是自我颠覆的时候,这时候最痛苦,也是付出代价最大的时候。

  每个人都应该适应时代,总归还是要战胜自己,所以从另一个角度看,更重要的是他们接受我们的企业文化。说到家就是四个字“自以为非”,永远是自以为非而不是自以为是。“是”是什么?“是”就是时代,必须我们根据时代来改变,不可能要求时代跟着我来改。所以我们就以时代为师为是,以我们自己为非。

  竞争对手只有自己

  海尔由一个巨头转型为互联网创业平台,把一艘航空母舰分解成无数小军舰。在这一种情况下您怎么样重新定义您的竞争对手?

  张瑞敏:其实我们的竞争对手只有我们自己。我不是说人家不行,所有的企业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,但问题是我们现在探索的,是一种物联网的方式。可能很少有往这方面走的。我到美国去见管理专家加里·哈默,我说你给我找一个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美国公司,我可以去学习一下。他说他走遍全世界,大企业搞这一种模式改变的只有海尔。

  所以我始终觉得,我们可能自我挑战,自我颠覆,这是最重要的。当然,市场上有很多竞争者,这一个方面比较好的我们都会借鉴,但我们不会专门确定谁就是我的竞争对手,一定要超越他、打倒他。因为需要超越的只有你自己。柯达到最后没有谁比它更大,但是它最后被时代打败。

  对于员工来讲,我的任务是希望给他创造一个可以自我创新的平台,提供一个创新机会。也有人跟我说,有很多员工你不管怎么给他机会,他都不会成为创客。我说对,我是让所有有意愿成为创客的人都到我这个平台上,没有说非要把现有员工都改成创客。

  所以这就体现我刚才所说的,互联网时代的企业就是无边界,你如果思想还停留在有边界上,那就是不行。过去全世界企业都在遵循的人力资源管理方法,叫做选用育留,选出一个好苗子来我再利用,利用之后再想办法留你。我们这一个不是,我就是这么一个平台,谁行谁就来,和传统的管理真的不一样。